BAE0304

花一开就相爱吧


花吐症设定 随便写写 今天开心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陈立农捂着自己的嘴巴,咳得整张脸都涨红了。已经咳了两个月了,医生叮嘱的都乖乖遵循了,针也打了,所有的药都按时吃了,但咳嗽就是不见消停。正打算出门再去医院看看,却不知喉咙里堵住了什么东西感觉将要蹦出来,他猛地冲去卫生间,俯在洗手池前,咳着咳着,大片大片的深红蔷薇花瓣不知不觉间落满在眼前。
 
这是什么怪毛病?陈立农在自己觉得情况有所缓和后,撑着墙坐回了床上。拿起手机在百度上搜索起:“咳嗽久治不愈,还吐出花瓣是怎么回事”不搜不知道,一看,这还不是什么罕见的症状。综合了他所看到的那么多回答,他大概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得了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老天爷一定是在捉弄我吧,陈立农如是想。他的确心里藏着一个人,可是他深知对方是不可能跟自己在一起的。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可能这就是命吧。
 
陈立农独自一人走出了宿舍。过年的天气出乎意料的晴朗,但他的心情却是阴阴沉沉的。现在大家正在放年假,放眼望去整个训练营,人影寥寥无几。那个人也回去了,按照离开前他提到的回来时间,还有两天呢。也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
 
“农农!”一个熟悉的,比任何人都要端正的播音腔在耳边响起,陈立农一度以为自己思念成疾,出现了幻听。那个高大的人影朝自己扑了过来,一把搂住了自己。他总是这样子,像个粘人的树袋熊一样。虽然每次都很早到达饭堂,但总会在门口等到自己来了,再一下把自己抱住,然后跟自己一起吃饭。
 
“我看到工作人员姐姐说你感冒还没好,又去打针了,怕你在宿舍里没有人照顾,所以提前回来了,你好些了吗。”他不提还好,一提自己的喉咙又涌上了不适感,不好,估计跟他接触的越多自己的病状发作的次数会更加频繁,他得减少他们见面的机会,不然自己这个病可能会越来越严重。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还是很用力地推开了郑锐彬,想跟他说声抱歉,嘴里的花瓣好像又要冲出来,生怕这个怪异的场面把眼前人吓到,陈立农迅速把手臂抬到了自己的脸前,他头也没回地跑回了宿舍,把自己反锁在卫生间里,任由源源不断的花瓣又一次地占据了整块洗手池。
 
郑锐彬对他的反常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俩的关系一向很好啊,他早回来他不是应该开心吗…为什么没有看出他有一点点兴奋,一点点愉悦呢?是不是…自己在机场对粉丝太温柔,太有求必应,让他觉得没有安全感啊?也不对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自己发脾气吧…看来是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得去他的宿舍看看他。
 
门没有完全关上,虚掩着。郑锐彬出于礼貌地敲了敲门,发现没有人回应,便径直走了进去,可是也依旧是没有看见他人啊。一阵阵咳嗽声从卫生间里面传出来。他叩叩门板,“农农,你在里面吗。”陈立农在隔着门的这一端听见他的声音,身体一颤。“我…我没事。你回去吧。”
 
声音这么虚弱,说没事他才不信呢。“你别硬撑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跟我说。”“咳咳咳…咳咳咳…”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咳嗽声。再继续问,他可能也不会让自己进来,还不如采取一点暴力措施……这对于一直是三好学生的自己来说可是个恶劣行为啊,可是现在来不及考虑那么多了。
 
郑锐彬使劲对着门踹了一脚,年久失修的门轻轻松松就开了…他看见陈立农双腿弯曲着,身体微微蜷缩,半蹲在洗手池前,撑着洗手盆两边的正在颤抖的手臂显然已经无力支撑下去了,与此同时闯进眼帘的,还有满池的深红蔷薇花瓣。
 
“农农!”郑锐彬赶紧过去抱住他,此时此刻的陈立农已经有点虚脱了。“你…你不要管我,你回去吧。”“这些花瓣是怎么回事啊?你到底怎么了?”郑锐彬才不会因为他这句话就扔下他不理呢,他要想办法帮自己最好的朋友啊。
 
“我没事,你帮不了我的。”陈立农从他的怀里逃出来,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你就算知道我得了什么病,你也帮不了我。别白费心思了。”郑锐彬再次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抗拒和逃避,他不明白,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他想伸手拉住他,却发现他走的飞快,看来是极其不想坦白这件事了,那么只有自己去想办法了。
 
搜到陈立农之前同样搜到的相关内容时,他是很震惊的。
 
“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他怎么提都没提过自己可能会死掉这件事啊?这怎么可以啊?他一定不能让他离开自己身边的,没有他等于自己少了一个最亲近的人啊,可是他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是化妆师小姐姐吗?……还是机场积极献殷勤的粉丝们?亦或是……练习生?他想起跟陈立农比较亲的练习生,脑海中突然闪过林彦俊的样子,他们还是一个宿舍的,这应该是最大的可能性了吧。说来也奇怪,想到林彦俊的时候,他自己心里就像打翻了醋瓶子一样,酸酸的。
 
打开微信正想向陈立农确认自己所想的人是不是正确的,朋友圈突然刷出了陈立农新发的内容。
是分享了一首歌。韦礼安的《在你身边》。这下郑锐彬在心里暗自肯定了,韦礼安是他们俩都喜欢的歌手,他喜欢的一定是林彦俊吧。
 
他想第一时间去帮陈立农治好这个病。于是马上联系了林彦俊,这通电话却让他得到了一个令他五雷轰顶的一个消息,他抓着手机的手有些僵硬,五官也因为吃惊拧在一块,心脏急速地跳动着,不敢相信电话那头的人跟自己说的话。
 
“你笨蛋吗,他喜欢的人是你啊。”
“你一直陪在他身边,他的这点心思你都没有看透吗。”
“我喜欢他,我也跟他表明心迹了,可是他没有接受我。”
“我想揍你。”
“他耽误不起了,如果你不喜欢他的话,我倒是希望你能让他趁早喜欢上我,这样我还可以帮他治好他的病。”这一句话林彦俊是隐隐带着埋怨却又无奈的语气说出来的。
“你好好想清楚吧。”“还有,在你身边这首歌,你听了之后就会明白的。”
 
电话那头的林彦俊收了线,郑锐彬定定地站在原地,反复回想他刚刚说的那番话。
他是喜欢陈立农的,其实在猜测他喜欢谁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
他很害怕知道他的答案,但现在,原来,答案是他自己。
那现在还等什么呢。
 
他再次去到了陈立农的宿舍,只见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身前的被子上也零零散散地缀了几片花瓣在上面。
 
“农农,我终于明白了。”陈立农还没意识到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句话,然后郑锐彬的吻就落了下来,轻轻柔柔,暖暖的,如同甜甜的棉花糖沾在了自己的唇上。郑锐彬伸手扣住陈立农的后脑勺,加深了力度,生怕自己这个吻依旧没有办法拯救他。
 
自己的喉咙突然也生起一种涩感,他松开陈立农,看着自己的嘴里吐出了和他同样娇艳的深红蔷薇花瓣。他知道,他的病已经治好了。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对对方是怎样的感情了。“你…你都知道了?”陈立农在郑锐彬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结束后,身体上所有的不适感一扫而空。除了感激,他还很意外郑锐彬对他的感情。
 
“嗯,我都知道了,无论是你,还是我自己。”
“这个深红蔷薇,我在搜这个病的时候,它的花语让我印象很深刻。”
“只想了解你一人。”
“只想和你在一起。”
 
别人都说,花一开我们就相爱吧。那么我们,就在彼此传染花吐症,治愈花吐症的那一刻相爱吧。
 
 
 
                     韦礼安-在你身边

                            ✨
 
“每一天每一夜 交错的时空 每一分每一秒 不安的等候
怎么说怎么做怎么用尽我所有线索 让你懂 让你收到我的求救
许多话说不出口 文字让人更加迷惑 祈求上帝帮助我 一个拥抱就足够
多希望在你身边的是我 握着你是我的手 在我面前的是你的笑容 多希望在你的身边 在我面前 多希望在你身边的是我 每一天每一夜 期待又落空 每一分每一秒 都是种错过
怎么说怎么做怎么用尽我所有理由 让你懂 让你收到我的没救
许许多话说不出口 文字让我更加笨拙 祈求上帝帮助我 沉默不是因为冷漠
多希望在你身边的是我 握着你是我的手 在我面前的是你的笑容 多希望在你的身边 在我面前 多希望在你身边的是我 远在天边 近在眼前 伸出手就能把我拉住身边
在你身边的每一天 我的爱不会再蜿蜒”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