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0304

为你,学会溺爱。

善良学霸彬×平凡学渣农(校园玛丽苏剧情)
ooc  有滑板车。
圈地自萌。

>>>>>>>1

陈立农和郑锐彬过着大相径庭的高中生活。前者在学校里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普通高中生,就算他几天没有去上课也少有人察觉,存在感基本为负。后者则是学校里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众星捧月知道吗?他就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不夸张,女生与女生之间要么是结盟为他应援,要么是互相因他为敌。恰巧是两个如此极端的人,却被分在同一个班级里。

郑锐彬无论和班上哪个同学都能打的火热。

除了陈立农。

也因为这样,郑锐彬对他充满了好奇心,他很想知道,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男生,到底有没有人能让他真正地对对方敞开心扉,从内心深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不知不觉中,他发现,观察陈立农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件事。

真的很无趣。
真的很平淡。

每天三点一式的生活,不是在教室埋头苦干,就是一个人在饭堂安静地吃完饭。有几次,郑锐彬端着餐盘走到他旁边坐下,他也从不抬头,仿佛旁边没有人,恍若空气。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新发现,也就是知道他有课后留下来学习很长一段时间的习惯。当然,都是不经意间注意到的。在老师办公室看了看他历来的成绩单,基本都落在平均水平之后。看他平时总是低着头在学习,为什么成绩就是上不去呢。

他想帮他一把。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一窝蜂地散了。整个教室只剩下他和陈立农两个人,气氛寂静的可怕,空荡荡的教室只能听见两人起伏的呼吸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教室后排的陈立农,还是一如既往,只顾着垂头写字,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陈同学。”郑锐彬按捺不住想要跟他交流的冲动,被唤到名字的人显然受惊,抬起头对上郑锐彬热情洋溢的目光。这种炙热的对视让他很不适应,迅速地躲开了他的视线,礼节性地询问他有何贵干。

“你就这么害怕跟我说话吗?我又不是会吃人的大老虎。”郑锐彬有些无奈,他感觉到陈立农对任何人都有很强的戒心。

“……”陈立农顿了一下,“那倒不是。”郑锐彬听他这么说,反而对二人之间的发展有了些信心。他稍微走近了一些,看陈立农没有拒他于千里之外的倾向,心里说不出来的兴奋。“我发现你每天的这个时候都在这里学习诶。”

“你怎么知道的?”陈立农难能可贵地多说了两个字,问出口之后又觉得有些多此一举,继续低着头继续手上的演算。“我有注意你啊,我一直想跟你交朋友呢。”草稿纸上飞驰的笔尖忽然停止。

“朋友?”陈立农叹了一口气。“像你这样的大人物,何必和我这种小角色交朋友。那么多人围着你,哪里轮得上我。”郑锐彬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两人可以进一步交谈的希望,他隐隐约约觉得陈立农并不是像表面这样,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许只是没有人愿意走进去罢了。他,愿意做第一个。

“话可不能这么说。”郑锐彬将手搭在了陈立农肩上,感觉到他颤了一下,却没有把自己的手推开,说明他慢慢接受自己缩短了二人之间的安全距离,“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啦,有什么不懂得都可以问我,我一定尽我所能帮你的。”

陈立农眼睛酸酸的,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

他不是不愿意表达,而是真的不善于表达。但,从没有人主动来问,他也懒得说,久而久之,他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独行者。他一直很羡慕同班的郑锐彬,处理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心应手,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因此他总觉得他们俩像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也从不会有什么交集。

“谢谢。”他其实真的很感激面前这个温暖又善良的大男孩,但话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一句感谢了。“那,以后下课我就在这里陪你,你有不会的我教你。现在就开始吧。”

>>>>>>>2

同班同学发现,郑锐彬和班上最不起眼的陈立农最近走的很近。郑锐彬下课总是凑到陈立农课桌前,聊聊学习,偶尔还会听到郑锐彬把一些趣事跟陈立农分享,而陈立农最近爱笑了很多。

渐渐在年级里有一些流言蜚语,说陈立农倒贴郑锐彬的传闻很快被添油加醋的传开了。毕竟不是什么事实,陈立农倒是没有太放在心上,但他却蛮在意郑锐彬的看法。他一度以为郑锐彬会因为这样跟他保持距离,但郑锐彬却反其道而行之,外面风声越大,他找陈立农的次数就越频繁。

“诶。”郑锐彬盘着手,趴在自己手臂上,一脸满足地对陈立农说:“其实你笑起来超好看啊,为什么以前不多笑笑呢。”陈立农的脸唰地红成了番茄,稍微收敛了一下隐藏不住的笑意。“其实你挺好k……”上课铃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教室外的同学嘻嘻哈哈的喧闹声也盖过了郑锐彬的声音,话还没说完,郑锐彬就急急忙忙跑回座位上去了。

陈立农其实想问清楚他刚刚那句话想说些什么,这一节课下来,他的思绪有点飘忽,注意力全集中在前排的郑锐彬身上了。

今天的课程很难,而且今天的听课效率也比较低。(因为谁他自己心里也有数。)陈立农在座位上想破头了也想不出答案。郑锐彬搬了张凳子过来直接坐在他的旁边,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着他不明白的地方。有不会写的,郑锐彬会直接站起来,俯下身,抓着陈立农的手逐笔逐笔,按部就班地写下解答步骤,他似乎没有发现这有什么不妥。

但陈立农感觉到了自己心跳在加速。郑锐彬的脸就在自己的脸旁边,呼吸还时不时地喷在自己的脸上,热乎乎的。那双好看的手直接覆盖在自己的手上,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不知不觉地走了神。

“喂,仔细听。这里是重点。”郑锐彬突然的一句话把陈立农的思绪拉回到题目上,但在这之后他总是忍不住偷偷瞄着身边的人,微卷的刘海,炯炯有神的眼睛,雕塑一般精美的鼻子……真的很难怪他会成为引人注目的那种人。

最后一部分讲述完毕。陈立农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心情愉悦地转过头,不料,嘴唇碰到了郑锐彬高挺的鼻尖。郑锐彬条件发射般急忙直起了身,蹭了蹭自己突然发烫的鼻头。

“对…对不起。”陈立农觉得此时此刻气氛异常尴尬。郑锐彬强装镇定,摆摆手:“没事没事。”他不敢说,刚刚这个意外的触碰让他心里小鹿乱撞了。这是为什么?向自己表白过女生数不胜数,和自己相处甚欢的女生也大有人在,都没有这种感觉,怎么就这样一个动作,让自己有些心慌意乱了?

说实在的,郑锐彬觉得和陈立农在一起相处的日子真的挺开心的。他不会过分地粘人,也不会有多余奇怪的心思,跟很多抱着各种意图接近他的人截然不同。仔细想想,他给自己的感觉跟别人真的不太一样,可是是什么感觉,他也说不清楚。

这一幕,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窗外路过的几个郑锐彬追求者也恰好看见了。她们从没见过郑锐彬这么窘迫,这么害羞紧张的样子,嫉妒心使她们心生怒火,拳头按的咯吱作响。结合最近的流言风向,她们一致认为是那个不起眼的男生给他们的男神下了什么迷药,看来得给他一点教训。

>>>>>>>3

“麻烦你帮我叫后排的同学出来一下C班教室后面的走廊。”“他吗?”某个站在门口的同学指了指陈立农。“嗯。”陈立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同学说有人找自己,也没有多想,就径直往目的地点走去。等到到了那个地方,却只见一群素未谋面,面带杀气的女生。

“你们好。请问……”还没问出口呢,忽然感觉头发被人揪住了,头皮疼的发麻,旋即被用力地推倒在地。一群女生的拳脚交相落在自己的身上,就算自己是个男生也很难挡住几个女生的拳打脚踢,很快,陈立农就变得鼻青脸肿了,身上也全是乌黑的淤青和泛红的抓痕。

“喂,那个东西带来了没有。”恶女们的动作总算停止了。陈立农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又被别人捏住了下巴,被迫昂起头。其中一名女生拿着一个杯子,使劲将里面的液体往陈立农口里灌。他觉得不对劲,使劲摇头,抿着嘴,拼了命地不肯张开,这么强硬的反抗换来的是被连扇几个巴掌,掐着两颊硬是把那个有着酸酸涩涩味道的液体倒进了嘴里,逼迫着他吞下去。

“走吧,让他在这自生自灭。”说完,丢下伤痕累累的陈立农,趾高气昂的离开了。陈立农抵着墙壁,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却因为浑身发软又跌坐在地上。浑身的痛楚让他睁不开眼睛,只能默默地等待有人来救他。

郑锐彬发现陈立农一直没有回来,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跟老师申请出去找一个同学,因为他品学兼优,老师也是马上同意了。向刚刚传达信息的同学打听了一下,什么都来不及带就冲到了那人提到的走廊。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立农头发被抓的凌乱,脸上,身上,全部都是伤口,有些还在往外渗血。他闭着眼,咬着唇,好像意识模糊。郑锐彬赶紧把人抱起来,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单人宿舍。为什么不带去校医室?因为他害怕陈立农再因为这样被别人误会,从而遭受很多不该承受的非议。他不想再看到他受伤。

所幸宿舍里有医药箱,不然他的伤口都没办法处理。小心翼翼地帮他解开衣服,闯进眼里的伤口触目惊心,到底是哪些恶毒的巫婆把他如此重视的人伤害到这个地步?可能是他的动作牵扯到他的伤口,陈立农一直在闷哼,急促的呼吸让郑锐彬知道他很痛,因此他只能将动作放的更轻,以免雪上加霜。

“热…好热…”陈立农感觉自己的身体有异样的变化,浑身好像被火烧了似的,自己的体内好像有无数的蚂蚁在爬。她们给自己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满脑子好像被塞进了黄色垃圾,关于某些东西的欲望无限地在蔓延。

“农农?农农?你怎么了…”“锐彬,我…我…嗯…我不知道…我被灌了东西…”全身的不适感让他只能磕磕绊绊地吐字,那个小玩意悄悄地探起了头,看到他这幅不对劲的模样,郑锐彬大概明白他被喂了什么东西。我靠,这一群人真的太过分了。

“你…你不要管我…”下面无法抑制的兴奋也让陈立农大概知道自己为啥会变成这样了。他不想连累郑锐彬,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不堪的样子,使尽一身的力气把郑锐彬往远处推。看到他这样,郑锐彬更加心疼了。

“我…我来帮你。”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郑锐彬只想帮他,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丢下陈立农不管。“你走开啊…”陈立农扭动着身体,用手掐着自己,却始终无法缓解C/Q药给自己带来的刺激感。看着陈立农这么难受却还处处为自己着想。

郑锐彬在这一刻突然惊觉自己的心意。

“把你交给我吧。”郑锐彬认真的说。随即,他上了床,双腿分开,跪坐在陈立农大腿两侧,倾下身子,温柔地用那双有劲的手抚摸着他的头,绞着他柔顺却沾满了汗水的发丝,从额头开始,直至吻遍他的全身。

他尽量避开所有的伤口,这种体贴让陈立农再一次备受感动。只要是他指尖和舌尖触碰过的地方,陈立农都忍不住吟出好听的声音。

“对不起。但是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帮你。”郑锐彬解开了白色衬衫的纽扣和腰间的腰带,也把身下人的一并解开了。“…嗯…”陈立农觉得十分羞耻,可是现在这个特殊时候只有郑锐彬愿意帮他,也只有他能帮他了。浑身的痛楚,包括那个地方的痛无不在警示着陈立农,这件事真正地发生了。

某些东西不言而喻地绽开了,某些情感也不由自主地冲破了防线。狂欢后的发泄,让陈立农渐渐清醒起来,看见郑锐彬的衬衫早已被自己抓的皱皱的,他心里说不出的愧疚,他在这件事上的不谨慎,不警觉竟然让他面临着这么两难的场面。

如果郑锐彬不帮他,他知道他会于心有愧,但不帮实在是是情有可原,他也不会怪他。如果帮自己,就是让他做一件也许会令他反感的事,可是为了帮助自己,他还是做了,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郑锐彬了。他捂着脸,眼泪夺眶而出。

郑锐彬手忙脚乱地擦拭去他源源不断的眼泪,着急地问着“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啊,我…”

“对不起,让你做了这么恶心的事。我以后不会再麻烦你的。”把散落在床边的衣服捡起,披在自己身上,陈立农强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准备离开这个地方。郑锐彬一把把他捞进了自己怀里,很用力,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

“我喜欢你。”
陈立农还是控制不住地抽噎起来,他以为郑锐彬对于自己只是单纯地怜惜和一时的新鲜感,现在说这句话让他更加无法直视他的真心。

“你不要再同情我了,我求求你,让我走吧。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你面前了,你看到了,我是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你再跟我一块只是自找麻烦你知道吗。”
“可是我不在意,我只想跟你一起。”
“你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放弃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吗?算了吧郑锐彬,我和你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不管。”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会跟你一起面对,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不想看你再受同样的伤害。”
“请你允许,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