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0304

Darling,我想告诉你。

偷偷产粮吃,希望没有人能看见。
小学生文笔。
※随便写,随时🔒


很奇怪,郑锐彬发现自己很反常。
总是忍不住盯着那个人看,只要观察到他有一点小动作,那个画面就会在心里不断地反复重演。
他试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没用,晚上做梦的时候还会梦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例如——梦见了一场只属于他和他的约会。
                梦见了一些不该浮现在脑海的场面。
醒来之后,竟有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
狠狠地敲了几下自己的头,还是知道痛的。
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可要趁早扼杀掉啊。
你可是个宇宙级的直男啊郑锐彬。


比赛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大雪悄悄纷呈而至。
骤降的温度令人猝不及防,练习室中遍地咳嗽声。
出生在广东的郑锐彬显然不太适应这种天气。
突如其来的头痛让他在训练中打不起精神来。
浑身无力,四肢酸痛。但是他现在没空松懈。
忽然感觉肩膀被轻轻拍打了几下,强撑着露出一副轻松的表情回头看,是他——
“彬彬,你没事吧?我看你今天怪怪的。”
陈立农这番问候并不是空穴来风,他已经观察他很久了。
“啊,我没事,好的很呢。你放心吧。”
他知道现在用这种虚弱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好像不太有说服力。
说时迟那时快。
额头倏地传来另外一种温度,凉凉的,嗯……还滑滑的。当他意识到刚刚陈立农的脸离他只有1cm的时候,罪魁祸首已经把头缩回去了。
糟糕,脸颊突然像发了烧似的涨红了。
……完了,不会发烧发到这种程度吧。
不过,你们台湾小男生都是这样量体温的吗?
“不好啦,你在发烧啊。要不我陪你回宿舍休息一会?”
伴随着这句话的,还有那只伸到了自己的脸上的,修长纤细的手。
郑锐彬心跳出其意料地快,因为那份不自在令他下意识的打掉了陈立农的手。
“对…对不起。”对于自己这种不礼貌的行为,郑锐彬也觉得很抱歉。“我…跟导师请个假回去休息会儿。不麻烦你了。”
还没等陈立农回应,郑锐彬逃也似的冲出了训练室。
他怕他再在那里待多一秒会产生更多不可抑制的奇怪念头。
向导师申请了回寝休息,郑锐彬吃了些感冒药睡下。
迷迷糊糊中听到一阵脚步声在寝室外来来回回的响起。
但门外的人始终没有进来。估计也是怕打扰里面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脚步声和敲门声同时响起。
“有人在吗,我可以进来吗?”
这个携带着自然甜的台湾腔,不用想都能知道是谁了。
喉咙有些许肿痛,哑着声音喊了声“请进。”
随着门缓缓地被推开,一颗可爱的小脑袋就在他眼前冒出来。
“彬彬你好些了吗。我一直放心不下你。所以刚刚来了几次,但又怕吵到你休息所以都不敢进来。”
原来一直都是他。
点了点头。“嗯,吃了药,睡了一觉好些了。对了,你总跑来这边不怕被导师训嘛。”
他摸了摸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他最常见的那个腼腆的笑容:
“那个你就不用操心啦,先养好你的身体最重要。”
他的心漏跳了一拍,这种感觉他一直不是很懂,毕竟以前从来不接触感情这回事。
但今天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心底发生的变化。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贪恋他这种纯粹的笑颜了。
看着他这种无害的笑容,他突然很想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农农。”他突然很想这么叫他。
“嗯?”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脸上覆上一片软软的,温热的东西。
……我们的友谊不会就此告一段落吧。
【陈立农和郑锐彬的友情,终。】——不要啊。
郑锐彬回想到刚刚自己不由自主地亲了他的脸,他害怕这个举动吓到了眼前的人。
没想到,对方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只是垂下了头,脸颊粉粉的。
“那个,你是不是…嗯…不是很清醒啊?”
郑锐彬哭笑不得,感情这孩子以为自己烧糊涂了啊。
但现在表明自己的心意好像不是很适合。这样吧——
“等我身体恢复了,找一次空闲时间我们一起出去散散步吧。”


两个星期过后,雪依然在下,但气温略微升高了。
难得有休息的机会,两人把上次约定俗成的事儿给提到日程上来了。
一路上两个人,你看我,我不看你,我看你,你不看我的。处处都透露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氛。
虽说两人的身高相差无几,但站在郑锐彬的旁边,陈立农总觉得自己的气场弱了一大截。
一路上的鸦雀无声—— 到底由谁先来打破僵局呢。
“你冷吗。”郑锐彬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还好吧,以前在台湾很少有这样的体验。”陈立农伸出双手捧住了眼前降落的雪,任由它在自己的掌心融化……
“虽然冰冰的,但却是给了我另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话是这么说,郑锐彬注意到他的手还是微微有些颤抖。
“啪。”下意识地把他的手包在了自己的两只手之间。
“你看,这样暖些了吗。”陈立农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对上郑锐彬温柔注视着的眼光。
“喂,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嘛吗,很容易让人误会诶。况且你之前不是还在微博说你…”一张绵软的唇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小嘴。虽然不知道郑锐彬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他却无法抵触这个举动,他甚至希望时间就这样停止。
事实上,陈立农一直不敢开口。
他很早很早就喜欢了眼前这个有点自负却又自信阳光的男孩。
可明明知道他不会喜欢自己,却也一而再再而三地付出,想从他身上获取一些自己奢求的东西,例如他的一句关心。
所以,当上次郑锐彬亲吻他脸颊的时候,他表面心如止水,实际内心里却是波澜起伏的。
他不懂他想表达些什么。因为他从来没问过,也没有勇气去听他的答案。
但是今天,他似乎也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原来,他们两个人是互相喜欢的啊。
怪不得今天他的这个吻这么甜,让他也不舍得离开。
郑锐彬索取完他想要的甜蜜后,终于打算回归正题。
“农农。”陈立农盯着他的眼睛,仔细倾听着他在他耳边留下的每一句话。“我喜……”
他却伸出两根手指挡在了郑锐彬唇前。
“我先说吧。”
“今天是陈立农喜欢郑锐彬的第125天。”
“我想,认真的告诉你,其实我,比你爱我更爱你。”
“还有,我没想到,我能在今天收获这么好的礼物。”
“Me gustas.”因为害羞,这句话,陈立农说的很小声。
“最后一句没听清。你要不要再跟我说一遍。”
郑锐彬笑了,原来这个小家伙这么早就喜欢自己了。
不过话说回来,或许自己也很早就对他有不一般的感觉了,还傻兮兮地回避着,不愿正视自己真实的心意。
归根究底,自己还是不够主动,才让这个傻瓜等了这么久。
“我不要。你没听到就算了。”陈立农撅起嘴,哇,自己难得这么深情表白一次,对面这个臭混蛋竟然走神!!
“谁说我没听到的。我来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
很霸道地把陈立农按进了自己的怀抱里,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
“他的中文意思是:我爱你。”

这么冷的天气,为什么感觉这么暖呢。

评论(4)

热度(70)